第五章 初战告捷

在总长数十千公里的普安恐龙边防线上,普安王依照云阳先生的部署,将极有可能战事频繁发生的地带在脑海中标注出来。

云阳先生利用自身原力,逐一加以保护。这样一来,暗黑原力一旦碰触保护边缘,立即正负相抵,烟消云散。

当然,这也消耗了云阳先生的大量元气,一有时间,先生即打坐修炼,恢复元气。

“你看,就是这里。”普安指着倒伏在荆棘中的桫椤,展示给云阳先生看,他一接到边防战士的报告,立刻与云阳先生带领恐龙卫队赶往这里。

“我们今天已经走了几处这样的地方了?”云阳先生忽然发问。

普安一时答不上来。他只记得,已经数不清多少次了。

普安一边回忆着所到之处,一边在心里默默累计。

“已经整整二十处了。”云阳先生肯定地说到。

普安听了有些吃惊,一整天的时间来回奔波巡逻,不知不觉,已经巡视过如此众多的异动现场。

“居然有这么多了!”

“你有没有发现什么共同或相似之处?”云阳先生继续问道。

“没有注意到,只是总觉得想抓又抓不住似的,心里越是焦急,目标离得越远,捉迷似的。”普安不安地回答道。

自从云阳先生来到普安地界,他与先生一心想找到敌人,作正面交锋。可是敌人却像滑溜溜的鱼,总是当他们急匆匆赶到之时,留下的却是一片扫荡后的狼藉,消失得无影无踪。

“对,这是狡猾的敌人在牵着我们的鼻子走,消耗我们的能量,扰乱我们的意志。时间长了,来回奔波却不见对手,战士必然心浮气躁,怨声载道。”

“乱了军心,必然不战自败。”普安心中的迷茫,似乎变得清晰起来。

“所以,我们应该改变策略,变被动为主动,变寻找为等待,既节省资源,又可蓄势待发。”

“哦!依先生的意思——以不变应万变?”普安瞬间理解了云阳先生的意图。

“正是如此,在我的法力范围内,不用担心敌人出现,至于范围外,区域实在太大,一旦有风吹草动,即便立即扑过去,敌人早已不见踪影,来回空耗体能,浪费能量。我们不要急于求战,而要制造战机,稳扎稳打,出手必胜。”云阳先生有力的手势,给普安不少信心。

“明白了先生,我有了一个新的作战计划。”普安立即应声道。

“好,说来。”云阳欣喜地看着眼前的学生,曾经的默契在两个心灵悄然流淌。

普安地界通往外界的道路有三条主要干道,其中有一条道路地势平坦,植被丰富,是各种动物来来往往的必经之路,也是一条连接外域的主要通道。它的通道路口,被叫做伏龙冲,从字面上看,就知道,这里经常有很多恐龙出没,当然包括普安地界的恐龙。只不过自从云阳先生到来后,普安恐龙的活动都局限于云阳先生保护的范围内,少有普安龙从此经过。

这天,是一个特殊的日子,很多天没有出现普安恐龙的伏龙冲大道上,晃晃悠悠来了好几只从普安地界出来的恐龙,从它们走路的姿势和体形来看,明显是一些未成年的幼年恐龙,它们边走边玩,溜溜嗒嗒,好像漫无目地游玩,又好像有目的缓慢行走。

“我最后一次到这里来,还是几天以前,短短几天,拟木贼就好像少了许多啊。”说话的是个矫健活泼的小恐龙,从他表面看来,步子松松,神态悠闲,实际上却警惕地察看着四周的动静,竖起耳朵,搜集各种声音,仿佛随时做好战斗准备的猎手。

他就是龙宝。

“石松也明显稀少了,似乎都被连根拔起了呢。”他的伙伴乖妹也发出好奇的附和,她是主动提出陪龙宝执行这次任务的,机灵的她,也处于十分警惕状态。但是乍眼看上去,步子总是那么轻快跳跃。

“嘘——你听,什么动静?”乖妹示意龙宝仔细听。

“什么?”龙宝停下脚步,侧耳细听。可是除了呼呼的风声掠过树林山岗,再也没有什么异常响动了。

“不对,你再仔细听听。”乖妹也停下来,朝向声响的位置张望。

几头跟随的小恐龙都原地站住不动了,他们似乎也发现了异样。

“还是什么也没有,云阳先生怎么交待咱们的来着?”龙宝提醒道,他是这次行动的头领,责任重大,必须保证每个成员的安全,所以每根神经都快要绷断了。

“无论听到和看到什么,都沿着大路朝前直走,不要停下来,走到第五棵大石松下,朝右。”乖妹回答,说出心中默念了无数遍的计划。

“没错,我已经数过了,这是第四棵,再往前就到拐弯的地方了。”

“不对,我数了,这是第三棵,还要往前再数两棵。”

“你不对,第四。”

“你不对,第三。”

“你不对。”

“绝对是你不对。”

“你真笨。”

“什么?!你才笨!”

龙宝和乖妹就在路中央争执起来,声音越来越大,神情越来越激动,几乎要动起手脚来了。同行的小恐龙,各自为阵,分为两拨,加入拉偏架的行列,一时间道路拥堵,异常的行为带来很大动静。由于双方互不相让,引来无数的动物看热闹。

终于,双方动起手来,恐龙虽小,也是庞然大物,巨大的脚掌轮流踢踏,壮硕的尾巴拍打地面,这一切的混响,通过地面传到地下。

地底的暗黑原力已经蛰伏很多天了,自从来了个云阳先生,为普安地界加了法力保护,它就再也无法进入普安。

它设计出一条恶毒的计划,通过声东击西的方式拖垮恐龙,再一网打尽。可是恐龙并没有上当,察觉了它的阴谋后,不再理会它的虚张声势。

它正郁闷得发愁。忽然听到地面传来很大的响动,根据以往的经验,发出这样深沉响动的动物,非恐龙莫属。它不由得一阵狂喜。各种附属的信息场也相继发出各自的信号:

“有猎物!”

“美味大餐送上门来!”

“莫不是陷阱吧?”

“几只恐龙,逃跑都来不及,陷什么阱!”

“打吧!”

“打!打!打!”

地面上,伏龙冲路口,龙宝和乖妹仍然各自为阵,相持不下。他们就像漩涡的中心,越旋越快,带进越来越多的动物,吸引着它们驻足观看。树梢上的鸟儿,也叽叽喳喳,叫个不停,似乎在为他们助兴,过路的恐龙,也表现出十足的好奇心,挪不开前进的步伐。

乖妹注意到不远处的树林中,有缕缕烟雾悄然升起。立即通过声音传递给龙宝。

收到乖妹传递的信号,龙宝更加警惕起来,同时并没有停止争执。

看热闹的动物群中又加入了新的成员,是普安的成年恐龙,他们到来后,龙宝和乖妹的嗓门儿更高了。

树林中的烟雾悄悄向路口移动,它来得悄无声息,像幽灵一般。包围了这场热闹的制造者和围观者。

“走。”龙宝向乖妹使了个眼色,冲出包围,向前方开始奔跑起来。

乖妹和众恐龙紧随其后,顺着道路冲向前方。

更多的烟雾出现了,逐渐聚合汇拢,笼罩在整个伏龙冲上方。突然,一张长有明黄大嘴的暗黑魔头从天而降扑向龙宝和乖妹们。

叭哒……空中的鸟儿纷纷摔落在了地上。

幼小的恐龙支撑不住,开始摇摇晃晃。

龙宝也感觉到一阵眩晕,仿佛被抽掉筋骨一样,浑身的活力渐渐被吸走。他勉强维持冷静,焦急地往围观者中探视。

看见跟随自己的两只小恐龙还在,龙宝才放心地舒了口气。

说时迟,那时快。只见那两只小恐龙中的一只,猛然浑身一颤,发出耀眼的光波,光波瞬间一闪,强光过后,烟雾开始迅速流转、放电,魔头像被点燃一般,痉挛地抽搐几下,消失了。

烟雾开始逃窜,光波继续围追堵截。噼啪声响,空气中出现电离的焦糊味。

地面悄然裂开几条缝隙,烟雾朝缝隙逃窜。光波像闪电追至,缝隙处发出耀眼的光芒,透过巨大碎裂的地表,看到了里面燃烧的内核,核是漆黑色的,那是暗黑原力的老巢。烟雾彻底消失了,空气中的燃烧味道更浓了,只听“扑”地一声,从地面的缝隙处引燃了几条火焰,地心似乎开裂了,血脉贲张,紧接着,大地颤抖了一下,随后是一声叹息似的释放。

“当心!”恐龙和动物们被一股巨大的力量推动,纷纷倒向路边的草地。

只见原来站立的地方,出现一个诺大的天坑,坑内余烟袅袅,热浪蒸腾,仿佛一只受伤的巨兽在喘息。

渐渐地,烟消热散,一切归于平静。

“停!”一只小恐龙喊声刚过,立刻现身。

“原来是先生。”龙宝和乖妹发现正是云阳先生。

“父王呢?”龙宝焦急地搜寻着。

“看,这是什么?”龙宝循声望去,只见天坑边的父王伸出双手,手心黑乎乎的。原来另一只小恐龙是父王的变身。

“是地心暗黑能量的残留物。”

这次引诱伏击,普安恐龙大获全胜。

“我们的战斗还没有结束。”云阳先生说道,“现在暗黑原力龟缩回地心老巢,但是并未死心,随时会出来,为非作歹,死灰复燃。我们必须把它束缚在地心,以绝后患。”

“那要怎样才能做到呢,我们又不能下到地心,它又不会跑出来束手就擒。”乖妹着急地搓着手说。

“现在暗黑能量已经大伤元气,暂时不至于兴风作浪。我由于刚才的搏击,也伤了部分元气,待我静养恢复元气后,自会运用法力,将其束缚于地心。”

“我也要跟先生学习打坐,修练元气。”龙宝提高噪音说,似乎那是他由来已久的想法。

“好啊,不过要行过拜师礼,我才收弟子。”云阳先生一字一顿地说。

“师傅在上,请受徒儿一拜。”

“错了,你知道错在哪里吗?”

“这——”龙宝以为自己礼数不周。

“是——请受徒孙一拜。”乖妹在一旁嚷嚷道。

“哈哈——”

云阳先生自那日与暗黑能量交锋后,伤了元气,面壁静坐,苦心修练。十天过去了,仍不见先生起来活动,普安不免有些担心。

一日,普安来到映月洞,瞧见云阳先生正盘腿修炼。普安垂手而立,不愿随意打断先生修炼。

“普安,进来。”云阳先生在洞里叫道。

普安进得洞来,只见里面空间虽不算宽敞,但洞壁异常的光滑。站在洞口,可以看到洞中的另一端口,汇聚的月光耀眼般的照亮整个洞内,光线穿洞而出,进而普照进龙缸,缸中的新生幼龙沐浴在这温柔的月光和清澈的池水中,汲取天地灵气,成长为百毒不侵的铮铮铁骨、英勇顽强的钢铁战士。

“先生,我有一个想法。”普安道。

“说吧。”云阳先生双目微闭。

“先生上次与暗黑原力较量,损耗元气,待恢复后,若再去束缚暗黑,又将耗费元气,这不是我愿意看到的,我希望看到恩师始终元气满满,时刻保佑普安恐龙茁壮成长。”

“我知道你的意思。宇宙中的确有正负能量的湮灭。可是要搜集到足够湮灭暗黑的能量,并不是容易的事。除了用心,更需要运气。”

“我愿意尝试,请先生传授于我。”

“传授可以,一旦掌握方法,不要轻易尝试,宇宙玄机深奥,自有其运行规律,不可肆意打破。”

“普安牢记在心。”

“这里是咒语图谱,你可拿去熟记、体会。切记操之过急,否则不但无益,还有可能伤及自身。”云阳先生说着,递给普安一块不起眼的石块。

普安借着映月洞口的光线仔细辨认,发现石块上有许多细小的纹路,纵横阡陌,似乎深藏玄机。

“好的,先生请放心,普安一定谨遵师嘱,慎重行事。”普安双手接过图谱,转身出了洞口。

他仔细研究石上的纹样,临摹一根根纤细的线条,跟随云阳先生修行以及自己在地界这些年的经历教会了他:越是复杂的事物越是可以用简单的方法去化解。他把每一条线条与相邻线条的交叉点断开成数断,再拼接在一起,找出无数种排列组合,再把这些排列结果一一列出,经过一定规律的重组,竟然组合成数万句咒语。

他从第一条咒语开始,默念于心。当念到第九百九十九条时,是在一个凌晨时分,天空微微泛白,蓝紫色的晨雾还没有完全散开,从遥远的天边飞来一团钟形的七彩祥云,停在普安地界上方,从祥云下方放射出柔和的蓝光,只见光束笼罩着普安大地上方,呈锥型放大,很快,光线由蓝变黄,继而变红,炙烤得大地似乎即将要融化。

奇怪的是,普安并未觉察到任何能量,只听到一声巨响,大地像打了个喷嚏般颤抖了一下,很快恢复平静。

云阳先生不知何时已经从洞内出来,虔诚地仰望天空,七彩祥云已经飞走了,只在钢蓝色的天空背景里留下一道长长的银白色印迹,很快,印迹在空中水漾消融,与天空融为一体。

没有谁看到这一幕,只有云阳先生和普安龙王,也只有他们知道,地心的恶魔已经伏法,被牢牢地束缚在黑暗的牢房。

普安长长地舒了一口气,可是云阳先生的话语再次响起:

万事万物,相生相克,幻化无穷。虽然此股暗黑原力被缚,但是宇宙中还有源源不断的暗黑能量在形成,一旦它们相遇,集结成更加强大的负能量群,也许那才是更强劲的敌手。

普安聆听着先生的话语,再一次坚定了信念:

没有一劳永逸,只有永远战斗,才能生存下去。时间、空间,赋予每一个生命的资源都是相同的,就看自己如何把握,一定要竭尽全力,打造一个属于普安恐龙的大千世界。(未完待续)

(云阳县普安恐龙化石管委会供稿)

?

Copyright © 2008-2016  云阳网 版权所有  主办:云阳县委宣传部  承办:云阳报社
重庆老时时采彩开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