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章 AI挑衅

龙缸陡峭的崖壁之下,有一条石笋河,河水常年清澈如镜,这条河是龙缸养肓小恐龙的水源,也是恐龙家族繁衍生息的母亲河。每逢春夏和夏秋之交,恐龙家族的小恐龙就由母亲带领,到河边嬉戏玩耍。

这天是一个夏末炎热的傍晚,乖妹跟随妈妈来到河边,准备在河里痛痛快快洗个凉水澡。她从岸边下水,刚把身上的皮毛打湿,龙宝就从深水区游了过来。

“你知道吗,河里有妖怪!”龙宝故做神秘地说,双手比划着,表情夸张。

“啊?从来没有听说过呀。”乖妹吓了一跳,立刻钻出水面,双手拂去脸上的水,身上湿哒哒的,不知如何是好。

“我也是才知道,据说妖怪最喜欢在中午和傍晚抓小孩子了。”

“好像还没有谁遇到过呢。”乖妹恢复了平静,疑惑地看了看龙宝的表情,似乎要看出几分真假。

“妖怪最喜欢漂亮女孩子。”听到龙宝这样说,乖妹不说话了。平日里,在大人赞赏的口吻和欣赏的眼神中,乖妹一直是个美丽聪明的女孩,父母眼中的乖乖女。

听龙宝这样一说,真是进退两难了,想玩水又怕水里真有妖怪,想上岸可是天这么热去哪儿呢?

她甩甩身上的皮毛,抖落一身水珠,回头看看母亲,妈妈正和龙宝妈及其他的妈妈们,一起坐在大树下的石板上乘凉呢。

“有一个好玩的地方,你想不想去看看?”龙宝笑眯眯地说,他有了好吃的好玩的,总是先想到乖妹,有了好去处,自然也不例外。

“哪里呀?”乖妹来了精神,睫毛上的水珠闪呀闪的,像眼珠一样晶亮。

“一会儿去了就知道了,走。”

“我跟妈妈说一声。”乖妹回头看母亲,妈妈们正凑在一起看什么呢,并没有注意到自己这边。

“说了就去不了了,反正很快就回来,不用说的。”龙宝兴奋地说,发现那个秘密已经有几天了,他只想与最要好的朋友分享。

地心暗黑负能量平息后,过了一段太平的日子。平稳的日子过久了,就想有些新奇和不同,才不至于单调无聊。

闲暇的时候,父亲让龙宝熟悉周边及更远处的地形——平时为战时做准备——龙宝得以走遍方圆几百里普安地界的田野山水。那个神奇去处,还是他在一次巡查的时候发现的,就在边防线附近,族中只有少数人知道,可比大峡谷神秘多了。

“你看,就是那里。”龙宝指着不远处的一面绿山墙,压低声音说。

乖妹伏身在草丛里,从叶间望向龙宝指点的位置,那里是由玉龙蕨、光叶蕨、水韭和古榕等杂树纵横交错形成的一道绿墙,杂乱纷呈的枝叶和藤蔓纠缠扭结,然后向四处伸展探头,藤条在微风中颤颤微微,仿佛在寻找全新的领域,探索异度空间。

“没什么特别的啊!”乖妹定睛看了一会儿,没有任何动静,忍不住侧目寻问龙宝。

“是没什么,走过去就有了。”龙宝说着站起身来,拉着乖妹跳出草丛,朝绿山墙奔去。

“好黑啊!”乖妹跟着龙宝扒开绿叶和藤条,赫然露出一个天然大洞,他们一前一后钻进洞中。

“嘘——”龙宝发出噤声的提醒。

乖妹看不见任何东西,仿佛失明一般,高一脚低一脚地由龙宝牵引着朝前迈步。忽然她的眼前出现了一个明亮的小球,显现出异常的明亮,渐近了,才发现,并不是什么小球,而是一个洞口,在漆黑一团的洞中显得特别刺眼。他们朝洞口走去。

“咦,真奇怪,原来通到这里?”乖妹走出洞来,才发现,他们来到了石笋河边,妈妈们还在石板上纳凉,而洞口就在石板的后方。

“龙宝,别跑远了,父王找不到你会着急的。”妈妈龙女回头发现了他们,叮嘱道。

“好咧,我们就在这个洞里。”龙宝随声应道。

“一点也不好玩。”乖妹说,“黑咕隆咚的,什么也看不见,什么也没有。”

“好玩的还没有出现,我们现在回去。”龙宝小声说。

“什么?不好玩,我再不进去了,又潮又黑。”乖妹说,“还是玩水比较好。”

“最后一次,我们再玩水。”龙宝说。

“好吧,就一次啊!”乖妹强调道。

“嗯。”

他们又从岩洞钻了回去,这次洞里依然黑,依然高低不平,不同的是,出口不再是刚才进入时的绿山墙,而是离大峡谷不远处的一个道口。

“咦?怎么会这样?”乖妹好生奇怪,几乎不感相信自己的眼睛,她稍加思索,说,“我们再进去一次。”

就这样,进进出出十几次后,他们发现,每次的出口和入口都不一样,其中有几次,甚至不知道是不是属于普安的地界,由于想到母亲的叮嘱,龙宝按捺住强烈的好奇心和探索欲,没有走远,立刻从洞口原路返回。可是,他着急地发现,他们再也回不去了。

“再多试几次。”乖妹说,她在前面带头,不厌其烦地钻进钻出。

终于,最后一次从洞口钻出来时,他们发现,又回到了绿山墙。

“怎么会这样?”乖妹离开时,回头远远地望着恢复如初的绿山墙发呆,仔细看,也并没有什么洞口,而是一整面植物自形生成的墙体,仿佛刚才发生的都是一场梦。

“好玩吧?”龙宝炫耀说。

“嗯,可这是为什么?”乖妹继续纳闷。

“听父王说,云阳先生说的,可能是什么隧道,父王也说不太清楚。总之,哎--快!趴下!”龙宝一把拽住乖妹,就往下拉。

“你弄疼我了,干什么呀——”乖妹对龙宝的粗鲁动作强烈不满。

但是当她看见眼前的一幕,再也说不出话来,不由得浑身每一根毛都竖起来,惊出一声冷汗。

只见绿山墙发出悉悉索索的声音,一个人形动物,从绿墙中渐渐走了出来。

“那——”乖妹刚发出轻微的一个字,立刻被龙宝捂住了嘴。但为时已晚,人形动物朝这边望了一眼,眼睛立刻变成刺眼的红光,闪闪烁烁,胸腔里发出怪异的尖叫声,朝两人这里走来。

突然,另一个声音吸引了他,一只巨大的鳄蜥正在享用一只小鲵,红眼睛只扫了一眼狼吞虎咽的鳄蜥,那鳄蜥立刻冒出一股轻烟,厚厚的角质层像纸被烧着了一般,卷曲起来,它嘴里吞了一半的小鲵,后腿突然战栗着,一股液体顺着那腿流了出来。

很快,从他背后的植物墙中,接二连三出现了更多红眼睛,他们居然长得一模一样!就连衣服也是相同的银灰色。他们动作僵硬,神情刻板,朝龙宝和乖妹蹲守的位置走来。

“我们被发现了!”乖妹惊道。

“跑!”龙宝从牙缝里挤出这个字。

龙宝捡起一块石头扔向逃跑的相反方向,那些红眼睛愣住了,扭头去看石头。龙宝站起来拉着乖妹就拼命奔跑起来。

可是,杂草丛生的林间根本没有道路,走路尚且艰难,逃跑谈何容易!

乖妹被绊倒了!龙宝滑了一跤向前跌去!

龙宝大惊失色,回头去救乖妹,却发现乖妹被红眼睛们盯住了。

一束红光射向乖妹,“啊——”乖妹痛苦地叫了一声,空气中传来皮肤灼伤的“滋滋”声。乖妹捂住受到灼伤的腿,蜷曲成一团。

龙宝大叫:“不许你们伤害她,要来冲我来!”

这一嗓子很凑效,红眼睛立刻转动脑袋,全部聚焦到龙宝身上,“嗡嗡”的声音响成一片。

“劈啪!”正在千钧一发之际,一阵炸雷般的响声传来,普安王率众过来,庞大的身躯所到之处,树倒石移。

原来,龙宝和乖妹久久不返回河边,母亲们焦急地寻找,想到他们曾经从身后的洞中出现,于是派人报告了普安王,普安是知道这个地方的,立刻大叫不好,迅速赶来。只见他抬起盆状的蹄脚,一脚下去,那些长着红眼睛的“人”便被踏成了薄片,发出“吱吱”的声音,有的甚至冒出了蓝色的轻烟。

“这些人来者不善啊。”云阳先生一边给返回营地的乖妹疗伤,一边说。

“依先生看,这些人来自哪里?目的是什么?”普安问。

“据我所知,距今两亿多年后,地界会出现一种可怕的生物——人,他们体形弱小,但是拥有超强的智力,会逐渐代替恐龙成为地界霸主。”

“就是我们今天看到的这些‘人’吗?”

“并不完全像,这种皮肤坚硬的‘人’可能是某种人的附属产物,我已经叫卫队全部搬回来,仔细研究一下就明白了,走,跟我来。”处理好乖妹的伤口,云阳先生站起来说。

跟随云阳先生,普安一行来到营地后面,那里有一处平整的空地,茂密的银杏和石松的树冠形成了天然遮蔽,搬回的那些“人”,被搁置在树下。

“咦?哪儿去了呢?”树下空无一物。

“快看这儿!”龙宝指着地上一处处长长的印子,那是坚硬的物体刮擦土地形成的痕迹,痕迹一直拖到草丛里,压倒了茅草,延伸到通往绿山墙的路上。

“他们逃跑了。一定有接应的。”普安仔细查看了路上的印迹后说,“严密加强检查边防线,特别要注意绿山墙一带的动静。”

报,发现异常情况,有逃跑的红眼人出现。云阳先生建议敌情尚不明确,暂时不要贸然前去迎战。

“那些‘人’简直不堪一击,待我去去就回,保证一网打尽。先生守好家园即可。”

“好吧,多加小心,时空隧道的原理我们还不太清楚,不要大意。”云阳先生见劝阻无效,于是叮嘱道。

“我也去。”龙宝说。

“走,快跟我来,出发!”普安立刻率领恐龙卫队前往事发地点。

他们赶到现场的时候,天已经黑了。果然还是在绿墙附近。远远地只见地上横七竖八地躺着那些被普安“踩死”的红眼人。

奇怪的是,在那些“尸体”旁,有另一种更加灵活的人在忙前忙后。只见他们打开那些红眼人的胸膛,从里面接出两根长线,连接到一种特殊的装置上,装置被放置在地上,红灯和绿灯交替闪烁。只听他们边干活边交谈:“幸亏是机器人,如果是我们人类,恐怕早被普安恐龙踩成肉酱了。”一个自称人类的人,嘟嘟囔囔地说。

一台修复过后的红眼人从地上猛然站了起来,嗡嗡的机械声音预示着它已恢复如初。

“是啊,想不到侏罗纪还有这样的地心魔力,真是一种奇异的能量,帮了我们的大忙啊,这种奇怪魔力,在我们的年代,从来没有被探测到,真是想不到啊,它居然能让机器人死而复生,Nice!”一个高鼻凹眼的人高声嚷嚷道。

普安把每个字都听得清清楚楚,看到那些外型弱小不堪的“人类”,他根本没把他们放在眼里,幻化成人形,高声叫道:“你们是什么人,胆敢偷盗我们的战利品!”

有人听到了普安的呐喊,迅速拿起了身边的武器,对准了普安:“你,你是谁?别过来,再往前走,我就开枪了。”那人警告普安。

普安也不搭话,继续率先冲了过去。

“嗖嗖——嗖——”那武器喷出子弹,仿佛要将普安打成筛子。

普安没有停止,三步并作两步跑得更快了。那些子弹打在他身上,就像被蚊子叮了一口,毫发无损。

持枪的人类傻眼了,节节倒退,普安冲了过去,仿佛任何武力也无法阻挡他前进的步伐和英勇的气势。

奇怪的“嗡嗡”声再次响起。那些修复的机器人,纷纷站起来,头颅360度转圈,把红眼睛对准了普安,几乎同时,一束束光线以肉眼难以觉察的速度射向普安。

普安的身体摇晃了一下,险些摔倒。

“父亲,快回来!”龙宝焦急地喊道。

所有的机器人几乎同时朝普安开火,普安踉跄了几步,终于前腿不支,松软地跪在地上,然后轰然倒下。

人类和机器人同时上前,到了普安近前,却发现根本无法靠近。在离普安几米远的地方,似乎有一道隔离屏障,把他们阻止在外。

原来是龙宝及时发现危险,用法器呼唤云阳先生,云阳先生运用法力,把受伤的普安隔离保护起来。

云阳先生通过法力释放正能量,湮灭机器人获得的负能量,终于将几台机器人的能量消耗殆尽。机器人接二连三地停止运转。人类见状,只好狼狈地退缩回绿墙洞,消失在时空隧道里。

不能不说云阳先生料事如神,在龙宝呼唤他之前,就料到机器人一旦获得足够的能量,能够自我修复、起死回生。果然不出他的预料,地心负能量的介入,促使了它们的复活。

而此刻,暗黑能量正在地心欢庆胜利。

“天无绝人之路啊!本以为再也翻不了身了,现在居然来了机器人。”暗黑能量的中心信息体发出强烈的信息波。

“机器人和我们的能量场频率相互谐振,我们的能量终于有了输出的通道,借人杀龙,完美!”蓝色的信息体随声附和。

“被束缚这么久,都快要憋死了,云阳那老头,咳咳……”黄色的信息体忽明忽暗。

“今天只是小试身手,我们应该乘胜追击,直捣普安地界中心,把所有的恐龙一网打尽。”

“那样一来,我们就能汲取超多的精华,打下超大的地盘,拿下整个宇宙,也未可知。你们说不是吗?”

“是啊是啊,我们多么英明!”

再说普安地界,一波未平,一波又起。龙宝和乖妹为了给普安王报仇,避开父母和云阳先生的监视,前去寻找那些可恶的人类,但他们低估了人类和机器人的力量,陷入了对手的埋伏,落入人类的捕兽夹,被捕了。

云阳先生在一处有搏斗痕迹的现场,发现了恐龙的血迹,才推算龙宝和乖妹已经落入人类和机器人的手中。已经苏醒的普安和龙女,以及乖妹父母聚在一起商量对策,大家一时心急如焚,不知如何是好。

“关键是我们对时空隧道的运作原理不甚清楚,无法制定周详的计划。”普安望着云阳先生求助道,但他知道此刻自己的着急,无济于事。

“现在要尽快弄清龙宝和乖妹身处何地,找到他们,施以营救。时间长了恐怕情况不妙。”

只见先生双目紧闭,仰天冥思。其实静坐是他每天的必修课,在这段独处的时间里,他将所汲取的知识信息融会贯通,去芜存菁,归纳到树状的自我体系,这个体系的每个节点相互作用碰撞,结出规律的果实,这些果实与现实中的事件投射、交汇,得出解决问题的方法和途径,有时只是灵犀一动。

现在,他必须在最短的时间内,给翘首以待的大家一个答复。

他知道,此时,他的作用至关重要,别人无法替代。他想到神龙的世界,如果在天界,有千里眼和顺风耳两员大将,他们也许能够轻易看清事态的真相。可是现在,没有人能帮助自己,但是这一关,无论如何都要过去。他在心里默默地祈祷,龙宝和乖妹安然无恙。虽然这种可能性很渺茫,但是,他要动用智慧和能量,尽力挽救两个家庭,挽救恐龙家族。

云阳先生凝神屏气,嘴唇微翕,念念有词。只有遇到了刻不容缓的真正难题,他才会将慎重和神秘置于大庭广众之下。

此时已经是下半夜,北斗七星的星柄已经指向西方,黎明前的黑暗,最艰难的时刻。恐龙家族即将迎来有史以来最强有力的挑战。(未完待续)

(云阳县普安恐龙化石管委会供稿)

?

Copyright © 2008-2016  云阳网 版权所有  主办:云阳县委宣传部  承办:云阳报社
重庆老时时采彩开奖